• 保定日報社主辦 !
    您的位置:首頁> 荷花淀>

    兒時逮魚

    來源:保定晚報作者:楊方時間:2021-07-14 08:35

    那天周末去北湖公園遛彎兒,看見有大人帶著孩子在湖邊下魚簍,這讓我想起小時候在老家逮魚的美好時光。

    我的故鄉地處冀中平原,那時候家鄉的大小池塘很多。池塘里蘆葦叢生,水草茂密,夏天雨水多的時候正是我們撈魚摸蝦的好時節。那時逮魚的方法很多,釣魚、摸魚、攔水壩等,而下魚簍是我最喜歡玩的一種。

    其實,我的魚簍就是一個罐頭瓶子,用一塊塑料或者布頭封上瓶口,再剪一個能讓魚進到瓶子里的小方口,瓶子里面放一小塊玉米餅子做誘餌,有時候甚至會再滴上幾滴香油,為的是吸引魚兒聞香而來。用一根結實的細繩套住瓶口,用手拎著繩子的一端,慢慢把瓶子送入水底,然后坐等魚游過來,或者是先去做別的事。有時候不大一會兒工夫就有魚傻傻地入瓶,再想出來可就難了。每次我都是懷著一種期待把罐頭瓶子拉上來,鯽瓜子、小麥穗、白條、泥鰍……我興奮得手舞足蹈。

    逮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有期待,有好奇,體驗的是過程,并不是為了吃魚。后來,我竟然用更小一些的墨水瓶當魚簍,不必封口,當我把墨水瓶拉上來時,常常是一條大泥鰍的頭部正扎進瓶里,外邊露著尾巴使勁掙扎。有一次,我剛把有泥鰍扎進的墨水瓶拉上來,我的老師不知道什么時候從天而降,他也是我的一個當家子親戚,我叫他舅。他不由分說,上來就給了我一個耳刮子,因為當時正是上學時間。沒過幾天上語文課時聽寫生字,舅舅老師對我說:“你不是喜歡釣魚嗎?釣魚的釣怎么寫?”那天我也很爭氣,不慌不忙地走到黑板前,端端正正地寫出那個“釣”字。

    轉眼離開家鄉快40年了,那天聽老家的親戚念叨說,那些我兒時熟悉的大小池塘早就沒了蹤影,現在的孩子們自然也沒有當年我們逮魚的美好經歷,他們讓永遠也做不完的作業把美好的童年侵蝕了大半。想想當年的我,為了逮魚而逃學曠課挨了打,也是一個美好的念想呢!可惜,舅舅老師多年前就已過世了。

    在夏天逮魚的間隙,一個猛子扎進河水里,從這頭暗暗地游到那頭,這是童年時光里經常出現的畫面,如今這個畫面時常走進我的夢里,回望兒時逮魚的美好時光,仿佛在歲月的河流里穿越了一次。從童年的“那頭”游到中老年的“這頭”,醒來不禁令我悵然若失——歲月有限,人生如夢。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