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定日報社主辦 !
    您的位置:首頁> 荷花淀>

    攪疙瘩

    來源:保定晚報作者:趙志天時間:2021-07-20 11:32

    攪疙瘩做法并不復雜:鍋內放進適量的水和切好的菜,大火燒開,菜上撒一層玉米面。待面上咕嘟咕嘟冒出一個個氣泡時,用筷子輕輕攪動玉米面,稍后把菜和面攪和在一起,用文火燜一會兒,再把菜和面用力攪拌均勻。如此三番之后,玉米面和菜葉團團抱緊,松松軟軟的攪疙瘩就可以出鍋了。

    我和村里的同齡人都是吃攪疙瘩長大的。小時候,太陽爬上東邊山頂或滑下西邊山頭時,裊裊炊煙飄蕩在小村上空,呼兒喚女回家吃飯的聲音在街巷此起彼伏——母親們已經把飯做好了。不用問,家家戶戶鍋里無一例外都是攪疙瘩。

    那個年代日子艱苦,攪疙瘩里可以放很少的面摻很多的菜,能節省不少糧食。疙瘩里的菜也不是真正的蔬菜,而是楊樹葉和紅薯葉。農歷三月,天剛蒙蒙亮,村邊的樹林里就傳來嘎巴嘎巴的脆響——早有小伙腰別閃光的鐮刀爬上高高的楊樹,把嫩綠的楊樹葉一枝枝砍下來扛回家。女主人把片片嫩葉捋進筐,洗凈,放進大鍋開水燙過,再用涼水清洗幾遍,切成細絲后倒入大缸,上面壓一大塊圓石,浸泡起來備用。嫩生生的楊葉片就這樣變成黑乎乎的楊葉絲,充盈了鄉親們的口腹。霜降之前把紅薯秧上的葉子采回家,跟楊樹葉一樣拾掇好泡進缸。楊樹葉和紅薯葉輪番接力,盤活了農家人一年四季的清苦日子。

    楊樹葉和紅薯葉自帶苦味,雖然又燙又洗,攪出的疙瘩終究口感欠佳。孩子們不懂生活的艱苦,吃飯時總是想盡辦法把疙瘩里的葉子吐出來,每每端著飯碗湊到一起,都伸長脖子努起嘴巴,比賽誰吐出的葉子飄得高飛得遠。葉絲亂紛紛地飛舞,地下已是斑駁一片,他們常常為此遭到家長的厲聲訓斥。我模仿大人在疙瘩里拌進辣椒以增進食欲,鮮紅的辣椒因此亮麗了我的童年生活,刻進了我的味覺記憶,以至現在缺了辣椒我都食不甘味。

    曾經的攪疙瘩口感不佳,營養也不豐富,卻養育了一代又一代山里人。日日靠攪疙瘩果腹的父老鄉親卻意氣奮發,譜寫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詩。

    上世紀80年代初,我們舉家搬到保定市。每當母親說要吃攪疙瘩時,我們兄妹4人齊聲反對,說味苦,面粗,實在難以下咽。母親只好作罷,笑著說:“你們這是趕上好日子了,過去不吃疙瘩就得餓肚子!”

    攪疙瘩自此與我漸行漸遠。

    多年以后我們兄妹回老家看望一位姐姐。姐姐把飯準備得很豐盛,有米飯、饅頭和水餃,有燉肉、炒菜和涼菜。把這些端上桌以后,姐姐笑吟吟地說給我們準備了稀罕飯。我問是什么,她卻笑著讓我猜,可我怎么都猜不著。姐姐拉著我來到廚房,揭開灶臺上的鍋蓋,我俯身探頭一看,卻是一鍋黃澄澄的攪疙瘩。這是姐姐在玉米面中摻了少許白面,用土豆絲當菜攪成的,不僅沒有一絲苦味,反倒飄出一股清香。姐姐還特意準備了涼拌黃瓜絲、綠蔥花和炸辣椒。我們捧著碗把攪疙瘩一搶而光,燉肉炒菜米飯饅頭反倒受了冷落。

    姐姐見我們吃得香甜,臉上笑開了花,說:“現在大米白面都吃絮煩了,俺們偶爾吃頓攪疙瘩換換口味。如果配上胡蘿卜絲、雞蛋、韭菜、木耳等下鍋翻炒,做出的炒疙瘩味道更好,也更有營養?!?/p>

    我很驚訝:疙瘩還能這樣炒著吃?那不就像素面布衣的村姑施了粉黛穿了綾羅綢緞一樣嘛!看來我也該學學攪疙瘩啦!

    一旁的姐夫吧嗒吧嗒抽了兩口煙,笑道:“如今年輕人會攪疙瘩的真不多,也再沒人用楊樹葉和紅薯葉嘍,皆因為光景越來越好過!從吃飯只圖不餓肚子到講究營養,從兩間透風漏雨的土坯房到亮堂堂的新樓房,從出門靠步行到出門就開車,早先想都不敢想??!還是黨的政策好,咱山里老百姓都脫貧致富過上好日子啦!”

    我深以為然。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