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定日報社主辦 !
    您的位置:首頁> 荷花淀>

    第一次遠行

    來源:保定晚報作者:柴汝新時間:2021-09-06 08:54

    我大姑早年在天津工作。

    小時候,常聽奶奶講她在天津的見聞,我聽得很入迷。我夢寐以求的是早日去大姑家,親自見證一下奶奶的那些見聞。

    我的家鄉距離京滬線德州火車站40里。盡管不算很遠,我10歲前卻沒有見過火車。那時生活貧困,父母整日為吃穿發愁,哪有閑錢讓我去坐火車呢?

    第一次去天津,是坐“專機”去的,搭乘的是一輛拉貨的拖拉機。那是1974年的寒冬臘月,正值小學放寒假,我跟小叔一起去天津大姑家。第一次出門遠行,心情格外激動,臨行前的那個晚上,我徹夜未眠,想象著天津的美好景象。翌日凌晨,吃罷早飯,父親和四叔各自騎著一輛自行車去送我們。他們頂著繁星,冒著凜冽的寒風,騎行20多里路,把我們送到廟靈公社的副業站。

    經過一路顛簸,我的兩腿連凍帶顛都麻木了,下車后不能走路,活動了好大一會兒,才緩慢走進屋內。本以為坐火車去,原來是搭載運貨的拖拉機。盡管這樣,我仍然很高興。隆冬季節,我坐在露天的拖掛里,忘記了寒冷,熱血沸騰,心花怒放,盼望著早點到達目的地。

    這時一列火車疾馳而過,讓我盡情地看了個夠……突然,拖拉機停了下來,過來幾個人,檢查完了司機的證件,又上到車廂來檢查,要看我們的證件。那時人們還沒有身份證,我們臨行前在大隊開了一封證明信,寫明我們的身份、表現、去向等。檢查完后不讓我們走,理由是拉貨的拖拉機不準載人。司機求了半天情,答應到前方的火車站后我們改乘火車,這才放行。司機告訴我們要隱藏好,我們不再大聲喧嘩,偽裝好繼續前行。行至中午,又遇到了檢查人員,這次說什么也過不了關了,我們只好下車步行大約二里地,到火車站改乘火車,車站名記不起來了。

    坐火車的愿望終于實現了!仿佛做夢一樣,這么新鮮,這么稀奇。我不時地向小叔問這問那,不知不覺間到了天津東站。下了火車,改乘無軌電車。此時天色已黑,我望著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和燈火通明的大街,目不暇接,浮想聯翩。農村和城市真是天壤之別??!

    小叔打斷了我的暇想,告訴我白天外出時不要東張西望,不要讓城里人說你是土老冒進城。到了大姑家,這是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和大姑見面。大姑見了我,她問一句我答一句,感到很陌生。我問小叔這里的門怎么朝北呢,他說我轉向了。人們都說,到了天津衛,十人得有九人轉向。

    初到天津,一切都感覺格外新鮮。大表哥帶我進商場、逛公園、滑冰、看電影,樣樣開心,記憶最深的那場電影是《渡江偵察記》。

    參加工作后,探親、出差無數次,每逢乘坐火車飛機,第一次出門遠行的情景總是歷歷在目。如今,我即將退休步入老年行列,特別愛回憶往事,天津這次遠行是永遠抹不去的記憶。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