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定日報社主辦 !
    您的位置:首頁> 汽車>

    回望歷史文化名城保定,可見一行留痕的輪跡——

    一座老城造車記

    來源:保定日報作者:蘇蘭生時間:2021-11-02 12:02


    上世紀90年代初,原保定汽車制造廠研發生產的廂式運動型多功能車,成為國內早期的一種SUV車型。 劉富強 供圖

    image.png

    1958年,保定汽車企業生產的一輛汽車駛出廠門,成為河北省最早造出的汽車。 林靜 供圖

    □保定日報記者 蘇蘭生

    一座城市,總有一些留給后人的記憶。保定這座從古代走來的歷史文化名城,汽車產業的歷程頗值得一位老人回味。

    10月31日,80多歲的劉斌翻開一本發黃的畫冊,目光落在一輛圖片上的保定造“老爺車”上,眼睛里滿是故事。

    同一天,記者再登上一輛保定造的瑪奇朵混動SUV,體驗了一次智能汽車的魅力。

    圖冊上的、在路上跑的,不同時代的兩輛車都是相同的“保定造”。而不同之處,一個僅是會行走的冰冷機械,一個有著智慧的溫情大腦。從彼及此的產品演進,演繹了保定造車的3次革命性變革。

    第一次革命——

    從拼拼湊湊修理,到扭扭擰擰“攢”車

    今天,“攢車”已經過期,用詞已被廢棄。這個字眼,僅屬于一個時代。

    字典里,“攢”是拼湊之意。比如,買了各種零部件拼裝一輛汽車,就是“攢車”。在保定,在汽車產業起步時期,其實連“攢車”的水平都達不到。

    劉斌,還不是保定最早的造車人。今天,那時從事這一行的多數人已經作古。他,也已體弱多病,沒了說更多話的氣力。但是,提及年輕時的造車,他有了一股精氣神兒。

    他是親歷者。

    沒有見證的實物,也可將口口相傳的記憶,當作后人知曉、歷經考證的往事。

    劉斌說,上世紀三十年代后期,北京、太原、保定等華北地區曾建成幾家汽車修配廠。保定的修配廠在今天東風路上的東風橋附近,廠區大約有幾畝地,院內西高東低。那時,此廠維修的是作戰時被打壞的日本軍車。

    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冀中汽車修理大隊進駐保定,接管這個汽車修配廠,也主要是從事軍車修配,配件多是拆自其他不能用的車輛。那時,廠里沒有車、銑、刨、沖等加工設備,操作設施只有簡易的夾具和修車臺架。不過,這段時間很短。

    就是這短暫時段,這里卻在人民解放戰爭的隆隆炮聲中,誕生了一項河北省“第一”。新中國擁有的這個廠區,成為當時省內唯一能夠修配汽車的工廠。同時,這個廠區擁有河北省修車時間最長、經驗最豐富的一批員工。這批人靠手上足夠強的技能,此后也曾選派支援省內甚至國內各地汽車企業,當上了駕車的“車把式”和維車“教頭”。

    此后的幾年,這座修配廠改屬河北省交通廳管理。隨著國民經濟恢復發展,此廠從修配汽車逐步轉向汽車修造。那時,從這里出廠的都是貨運車輛,廠內已能加工生產汽車部件,但自配的都是一些小零件,更多部件靠外協工廠供貨。

    這仍處在原始修配時代。而能夠制造整車,開始于1958年。

    這一年,修配廠生產了第一輛飛躍牌載重汽車?,F在聽起來,讓人感覺新鮮——這是一種裝有3個車輪的貨車,載重量約1噸多,木板后車廂,駕駛員費力地用搖把啟動。也跑不快,車開起來最高時速40公里。不過,這輛車的發動機、變速箱、底盤等關鍵部件和總成,已能由本地及外地配套企業自主設計開發。車輛出廠,行駛在街道上,讓路人第一次欣喜看到,保定也能制造汽車了。

    事情有了開頭,事業就有很快發展。今天,有些年過70歲的人還依稀記得,51年前保定造車那個“報喜”的宏大場面。

    那是1970年6月28日,這個修造廠試制成功河北省第一輛HB-130輕型載貨汽車。當時,本地管理部門組織了大場面的汽車沿街巡展,企業員工和群眾心潮澎湃,上街敲鑼打鼓,引來街頭萬千市民觀看。

    到了1976年,當時的保定汽車制造廠和河北勝利客車廠分別投產金屬車身的輕型越野車、“勝利牌”輕型客車。再后來,保定制造的汽車逐步發展到客貨兩用車、越野型改裝車等多種車型。

    保定的這一造車階段,車間內的車、鍛、焊、鑄、沖等多是手工操作,靠敲敲打打、抹抹涂涂生產,還沒有真正意義上完整的流水線作業。而有了生產線的機械化替代,讓過去的生產方式走到終點。

    從無到有、從不能到能,這是保定一次造車史上的歷史性變化。

    第二次革命——

    從敲敲打打,到規?;圃?/strong>

    從經濟的角度上講,科技是改變世界的發動機。再次改變保定造車的就是科技,就是引進設備的流水線生產。

    流水生產線造車,最早誕生于美國的福特工廠。上世紀初,福特汽車創始人老福特從經濟上考慮,怎樣才能降低生產成本。他觀察后感嘆,造車僅雇員工的一雙手就夠了,福特工廠卻雇傭了一個人。

    但是,人和手總是不能分離的。于是,他發明了流水線生產,讓員工在一個工位上雙手不能停,停下后整輛車就無法生產。當然,在客觀上這種生產方式也促進了汽車高效率生產。由此,隨后的全球汽車工業均實現流水作業。

    保定實現流水線造車時間,最早是上世紀70年代末。但凡造車,國內外的整車廠制造環節均為沖壓、焊裝、涂裝、總裝等四大工藝。保定最早四大工藝完備的整車廠,就是保定汽車制造廠。那時,這座工廠主要生產輕型卡車和“河北牌”客車。

    翻閱資料看到,1979年保定僅有地區所屬1家整車生產企業,即保定地區汽車制造廠。當時,另一家整車廠——勝利客車廠是省屬企業。保定所屬的這家整車廠與地區所屬保定地區汽車修理廠、保定拖拉機廠同處市區。當年,保定生產汽車總量651輛、改裝汽車43輛,制造的整車均為130型載貨車,僅比上年增加29輛。同年,還有入統農業機械制造企業3家,固定資產原值僅有1255萬元。

    當時,這就是保定包括農機制造在內的汽車業全部家底。

    不過,保定造車那時已經稍有聲勢,不斷增添車企新丁。1984年,長城汽車制造廠成立,所屬汽車改裝廠曾為華北油田職工設計裝配一款“送班車”。同年8月19日,京涿聯營汽車修配廠開業,利用近臨北京優勢,與北京馬家堡汽車修配廠聯合。

    此年,還有安國汽車廠,由生產小型拖拉機轉產汽車三類底盤;京新汽車聯營公司在高碑店市(原新城縣)成立,與中國汽車工業北京貿易公司聯營生產中北牌輕型越野汽車,還制造傳動軸和車用電子冷熱箱。同時,新城縣汽車改裝廠成立,主要生產客貨兩用車、廂式越野車。

    1986年,保定地區汽車制造廠與北京汽車制造廠合作開發出客貨車。同年1月,定興縣合資成立警興汽車改裝總廠,投產吉普改裝車。華北車身總廠生產“華北牌”輕型越野車并通過省級鑒定。

    這一時期,保定車企還快速“裂變”。保定地區汽車制造廠析出保定地區汽車制修廠、保定地區汽車配件廠。此間,保定汽車業誕生了一家央企——保定地區汽車制造廠劃歸京津冀汽車工業聯營公司,更名為保定汽車制造廠,開始研發防疫車、廂式貨車。不久,劃歸中國汽車工業總公司管理。

    盡管,彼時不少車型能夠實現“保定造”。但是,真正讓保定汽車業異軍突起,并為之奠基和實現長遠發展的就是一種產品。

    這就是皮卡汽車。

    皮卡是一種亦轎、亦貨車種,乘人、載貨兩相宜。但是,這種產品生產,當時的國有大企業看不上眼,小企業又做不來,這就給保定車企提供邊路突破、錯位發展的商業機會。

    皮卡率先國內降生保定,其開始并不順當。那時,保定汽車制造廠打算引進技術,生產日本豐田海拉克斯皮卡,將新上項目送到國家汽車行業管理部門。但答復是,這種產品技術復雜程度高,保定的企業做不了。

    這就得不到造車的“準生證”。而沒有一張“準生證”,汽車出廠就上不了牌照,不可上路行駛。但是,這家車企執著開發這款新車型,等沒有“戶口”的樣車成型后,管理部門人員受邀駕乘時給予了肯定,此后又通過專家驗收。這樣,保定皮卡才得以問世。

    這是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的事。到了1991年,保定汽車制造廠第二廠區投資4.5億元,年產能5萬輛皮卡項目開工建設。這是為滿足國內皮卡市場急劇增長的需求,保定建設的第一座現代化、規?;嚬S。隨著工廠建成投產,保定皮卡源源不斷走向全國,后來業界稱:“保定皮卡是中國皮卡的鼻祖”。

    到1989年,保定第一家合資車企誕生。這是保定汽車制造廠與香港合資成立的河北中興汽車制造有限公司,總投資2996萬美元。

    八十年代末期,保定造車大家族中先后有了保定汽車制造廠、河北勝利客車廠、長城汽車工業公司、警興汽車改裝廠、河北新凱汽車公司、大迪汽車改裝廠、天馬汽車改裝廠、華北汽車制造廠等企業。同時,徐水“北奧”、“宏業”和曲陽縣“華潤順通”3家企業也裝配汽車。這成為中國北方造車最為集中地區之一。到了1993年,保定整車制造登上新臺階,整車生產首次超過1萬輛,達到10508輛。

    時光回到1994年。記得國家經貿委的一個專家組來保定,談到中國汽車產業布局時,帶隊的一位老資格行業管理者說,日本豐田市所處位置和與東京的距離,與保定、北京之間幾乎一樣。所以,從經濟地理學角度看,保定擁有非常好的區位優勢,離出??诓⒉贿h,鐵路、道路交通也很發達,這是一個很適合發展汽車制造業地區。

    這一年,也是國內加強汽車產業管理的一年。當時,各地紛爭新上汽車項目。當年,《中國汽車產業政策》發布,成為我國就一種產業推出的第一個調控管理宏觀政策。

    1995年1月,“每天進步一點點”成為長城汽車的企業精神。下一年,長城汽車工業公司轉產皮卡,第一輛長城迪爾皮卡下線。由此,保定皮卡由此前多年停留在年產銷量4000多輛,轉入第二年超萬輛、連年產銷量翻倍增長的快速上升時期。

    保定汽車產業也在實現大整合,1996年定州齒輪廠、唐縣油泵油嘴廠、徐水內燃機廠、保定鑄造機械廠和廊坊市的文安塑料廠等與保定汽車制造廠組建河北田野汽車集團有限公司,集團資產超過18億元、員工過9000人,成為河北省優先扶持的22家重點企業之一。

    再到1999年10月,華晨控股集團與河北田野汽車集團合資,成為當年省內最大合資項目。2000年2月25日,田野皮卡500輛出口伊拉克,成為省內機電產品最大批量、貨值最高,國內單批次最多的一次整車出口。

    保定汽車業第一家上市公司誕生是2002年,長城股份香港上市,成為國內首家在香港H股上市的民營汽車企業。

    2003年,市政府出臺《關于加快汽車工業發展的若干意見》(試行)。當年,提出加快聯合發展,走專業化配套、集團化壯大、國際化發展之路,全力打造“華北輕型汽車城”。6月9日,全市加快汽車工業發展研討會明確,實施汽車帶動戰略,建設“華北輕型汽車城”。

    2005年12月27日,河北長安汽車有限公司第10萬輛汽車下線,成為河北省首個生產汽車超10萬輛企業。次年,長城、中興被國家商務部、發改委確定為“國家整車出口基地企業”。2010年7月,總投資160億元的“長城汽車徐水零部件產業園”奠基;10月,總投資50多億元的長城汽車新技術中心奠基。

    從小打小鬧、土打土鬧,到大批量規?;a帶給保定造車又一次革命。

    第三次革命——

    從造傳統車,到造車新“四化”

    中國一個鮮為人知的造車事件,就發生在保定。

    上世紀80年代初,博野縣籍的著名生物學家牛滿江從美國帶回一輛小型兩人座純電動汽車,交給當時的保定汽車制造廠研制生產。

    雖然,后來因多方原因未研發出產品。但是,這給保定研發新能源汽車增加了內涵。由此算起,我們居住的這個城市,涉足純電汽車研發已有40年的歷史。

    其實,保定制造新能源汽車,還有后來者。1999年,河北長安勝利汽車有限公司瞄準公園、高爾夫球場、機場和度假村、工廠生產區運輸工具,就開發出了電動游覽車,時速19-23公里。

    再后來,唐縣的一家企業邀請東風汽車公司專家北上,也開發生產了小型電動汽車。還有,長城汽車早期也研發過電動汽車。這都是從21世紀之前的事情了。

    今天,中興汽車研發純電動教練車一路暢通,產品在國內各地駕校中小有名氣。而長城汽車的純電動汽車也不下十余款車型。

    電動汽車可不僅是傳統燃油車動力的轉換,它與汽車“新四化”緊密相連?!靶滤幕本褪请妱踊?、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其正重塑汽車產業格局,讓百多年歷史的汽車產業面臨顛覆性變革。

    綜觀全球,今天國內外汽車巨擘對汽車銷量已不再是唯一追求,落地“新四化”已成其未來聚焦的核心戰略。這也是客戶的需求,僅就電動化汽車而言,人們駕駛燃油車一般每公里出行4角錢,駕駛電動車只有7分錢,這比乘公共交通出門的成本還要低,效率更高。

    當汽車“新四化”匆匆而至,以長城汽車為代表的保定車企,又在發生什么樣的自我深度變革呢?

    兩月前,在成都車展上亮相歐拉芭蕾貓轎車,此款車將于2022年1月份量產上市,采用純電驅動,續航分別為400公里和500公里兩種版本。

    歐拉是長城汽車主要打造的純電動汽車,這種主攻女性的小型電動車,已有好貓、白貓、黑貓等多款車型。這是長城汽車,也是保定造車的變革。

    但是,對一種產業而言,造車的變革不光是生產、使用電動車。一般來說,當前最智能的車型多是電動汽車,電動車是智能化、網聯化的載體,也會由其帶來一次新的產業革命。

    再往前看,氫能汽車更是未來汽車變革的終極方向。今年8月,長城汽車研發的氫能重卡已經上路,載貨行駛在容易線的道路上。長城汽車一款名為沙龍的轎車已待字閨中,今后使用電池燃料驅動行駛,這更為保定車企造車之變。

    保定造車正朝著智能化發展,當前各家車企所造汽車均達到了L2級。其中,今年6月上市的長城摩卡是定位“新一代智能汽車”的首款落地車型,融合了智能駕駛、智能座艙、智能服務“三智”融合應用場景,滿足未來3到5年智能化汽車的發展需求。

    這款車的手勢挪車功能,讓用戶站在車前,可通過手勢對車輛進行點火、指揮前進后退、暫停、熄火操作,無需上車即可快速挪動車輛。而其智能車控功能,駕駛員攜帶鑰匙可實現無感進入,主動迎賓解鎖;在用戶上車后,基于用戶的賬號信息,座椅可調整到上次記憶的舒適位置,基于室外溫度,空調、吹風、香氛、空氣凈化器和方向盤溫度可調整到舒適狀態。

    今天,伴著汽車“新四化”未來發展,也許人們的下一輛車不再是你熟悉的樣子了——不需要加油,甚至不需要駕駛,上車報個目的地,汽車就能安全快捷的將你帶到,然后自己找停車位,甚至自己充電。汽車儼然變成駕駛員的“秘書”,隨時隨地聽候人的調遣。保定造車,就在這樣變革的路上。

    當然,這不是一家和一個地方,甚至一個國家的車企能夠做到的。萬物互聯正使汽車由分離的信息孤島變成一個匯通的海洋,車與車、車與路、車與建筑將成為一個系統。開放共融,在讓保定車企、保定造車的變革來得更快。

    正像特斯拉所言,今后的對手可能就是中國。

    保定車企,不久也許就與特斯拉對弈。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