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定日報社主辦 !
    您的位置:首頁> 汽車>

    你弄你的飛行器、手機,我搞我的汽車。魏建軍說——

    不造手機,不上天

    來源:保定晚報作者: 蘇蘭生時間:2021-11-08 09:36

    □本報記者 蘇蘭生

    時下,一些科技公司轉向造車,有些車企反向行之,開始造手機、造飛機——可謂“亂花漸欲迷人眼”,讓人難看明白。

    10月底,長城汽車一位高管肯定地說:“長城汽車不造手機,也不上天?!?/p>

    其實,這只是傳話,真正放出此話的是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

    那么,長城汽車為什么不干這些呢?

    別人在干什么

    長城汽車高管遞話的起因,緣自業界的猜測。此話,就是對長城汽車“是否做手機和飛行器?”的打問,最高層面的一個回應。

    回應也不止一回。10月24日,在中國汽車工業協會舉辦的“中國汽車企業品牌官聯席會(CB20)”溝通會上,有人也問及長城汽車是否會進軍手機、飛行或衛星領域時,長城汽車副總裁傅小康也解釋,魏建軍早在內部會議上就有過明確表態,長城專注造好汽車,不造手機,也不上天。

    這與他人不同。近期,業界在用深度觀察的目光,審視造車新勢力、造車新力量和傳統汽車企業的一個個動作。其實,坊間早就傳出,吉利汽車已涉足商業化衛星、無人機、飛行汽車等行業。

    一個確切的消息是,今年9月底吉利汽車當家人李書福創辦的湖北星紀時代科技有限公司與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正式宣告進軍手機領域。

    還有一位業界知情人告知,吉利汽車也已涉足衛星、飛行汽車等業務。

    吉利汽車并非說說而已,而是真有行動。幾番詢問獲知,今年9月份,吉利汽車打造的商業化衛星工廠首顆衛星已經下線。而在此前的2019年,由吉利控股集團投資為主,聯合戴姆勒股份投資的Volocopter,在新加坡濱海灣已成功實現飛行汽車的首次公開載人飛行。

    今年4月份的上海車展期間,吉利科技聯合Volocopter純電動飛車在中國首秀。這款兩座飛車已在全球進行多次試飛,在吉利科技的攜手下首次進入中國市場,有望開啟中國城市空中出行新業態。據了解,Volocopter未來將推出最新的第五代產品VoloCity,此款飛車最高時速110km/h,航時達到35分鐘。

    在2020年9月,吉利科技集團還發布通用航空戰略,構建起無人機研發生產與運營并行發展的格局。

    吉利最新的跨界動作,則是造手機。今年9月底,吉利宣布開發定位高端智能手機產品,服務全球市場。其跨界布局手機整機,這在國內汽車行業尚屬首例。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吉利汽車由造車正向科技公司轉型。

    李書福曾以“買買買”著稱業界,通過購買不斷擴大業務邊界。這也說明吉利敢花錢、敢冒風險,其實吉利的確有了錢。財報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吉利汽車營收達450億元,同比增長22%;實現凈利潤24.1億元。

    除了吉利汽車,不久前小鵬汽車也發布小鵬匯天第六代飛行汽車官圖及部分信息,并計劃在2024年實現量產。而在2021年上海國際車展上,小鵬汽車展示的第四代智能電動載人飛行器自重240KG,最高載重200KG,飛行高度1000米,最高時速120千米,主要用于空中出行、應急救援、空中觀光等場景,已累計試飛1.5萬多架次。

    2020年,東風汽車公司組建東風悅享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生產多旋翼飛行器。這款產品已亮相公眾,擁有自主飛行、云控飛行、垂直升降、實時聯網調度等功能,最大巡航速度130km/h,最大航程35km,最大有效載荷200kg。

    長安汽車也已入局飛行汽車、虛擬飛行器。比亞迪除造車之外,還是華為、小米等手機的代工廠,其手機裝配線達到10條。據資料,比亞迪代工手機的收入接近造車。

    國外車企也“不務正業”。福特、奧迪、豐田等國際巨頭現今也在紛紛發力,試圖在飛行汽車這一造車的下一“風口”中搶占先機。而勞斯萊斯在汽車行業不景氣年代,被逼無奈轉向飛機發動機領域,現在其已成為全球第二大飛機發動機制造商。

    日本第二大汽車制造商本田汽車,研發生產發動機技術自是國際一流,而本田摩托車、除草機也不錯。本田早就打算天上飛,1996年啟動造飛機計劃,2015年制造的飛機投入使用。

    大眾汽車連香腸都不放過。在早些年間,其為提高員工餐飲質量,便開始自己制作香腸。久而久之,大眾香腸生產規模越來越大,今天已成了德國特產。

    長城在干什么

    的確,術業有專攻,能做透一種產品已實屬不易。不輕易進入不熟悉領域,這是魏建軍一直確定的企業發展戰略取向。

    這不是長城汽車手中沒錢,長城的單車盈利能力在國內當屬上乘。與吉利同期相比,2021年上半年其實現營業收入619.28億元,同比增長72.36%;實現凈利潤35.29億元,同比增長207.87%。這比吉利汽車的經營收入高不少。

    向來,業界給魏建軍貼上敬業和“摳門”的標簽。實際上,長城汽車并非不大方,其在產品研發上是很舍得的。對此,本企業員工對外稱,長城造車肯于在造車上“過度投入”。

    這是一組國內車企2020年研發投入數據,理想汽車10.99億元,蔚來汽車24.87億元,吉利汽車48億元,長城汽車達到51.5億元。今年1-9月,長城汽車研發投入已經超過去年。

    長城汽車也不是缺人?,F在,其研發隊伍達到1.9萬人。到2023年,其全球范圍的研發人員會翻一番。其中,軟件開發人才將達到1萬人。

    民營企業與生俱來就有強烈的危機感和憂患意識,這也更體現在長城汽車身上。2020年7月,是魏建軍開啟造車生涯滿30年。這本值得慶祝,魏建軍卻發表了致長城汽車伙伴們的一封信,向員工發問:“長城汽車如何挺過明年”。信中發問并作答,“挺得過明年嗎”“未來,命懸一線”,“沒有危機感,才是最大的危機”“沒有退路才見出路”……最后,3180字長文歸結一個字:變。

    這不是魏建軍多慮了。今天,盡管長城汽車已成長起來,可與國際汽車巨擘甚至國內大型國有車企相比,在規模上還存在差距。加上民企一旦有大閃失,便會永遠倒下。由此,長城汽車有一種“狼兔理論”。

    長城汽車一位高管解釋,長城汽車既要有兔子那樣強烈的生存意識和危機意識,機智靈活的快速反應能力;還必須有狼一樣敏銳的市場反應能力,有事事爭先的主動進攻意識。

    當下,長城汽車已置身于汽車國外巨頭并跑的同一賽道,并更用力跑得更快。其聚焦實施“2025戰略”,未來5年累計研發投入將達到1000億元,屆時實現全球年銷量400萬輛,其中80%為新能源汽車,營業收入超6000億元。

    當前,企業轉型發展恰逢其時。有人說,如果站在臺風口,豬都能飛上天。此話該是這樣的含義——遇到好機會誰都可以成功??墒?,造車不一樣,沒有長期的技術積淀不行。

    記住一句話:“企業往往要限制業務邊界?!贝饲?,記者曾在集體采訪時,聽到魏建軍表示:“長城汽車這么多年,沒有跨越過與汽車不相關的業務,比如有人投資房地產,有人投資金融,但我們一直在汽車領域深耕細作?!?/p>

    此話,別人聽了沒壞處??梢哉f,造車容易、賣車難;造好車不容易,造車的想把其他的事情干好,更不容易。

    未來長城汽車還將有哪些新動作,記者將保持高度關注。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