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定日報社主辦 !
    您的位置:首頁> 保定新聞>

    ■我與保定晚報的故事 真情讀者楊全永,收藏《保定晚報》26載,8426期晚報一份不落,摞起來有7米高

    每一份晚報 都是一份濃縮青春和生活的記憶

    來源:保定晚報作者:時間:2021-11-15 09:27

    掃抖音碼 看視頻    邸志永 宋文雅 攝制
    20年前夢圓世界杯的晚報,楊全永還收藏著。
    《保定晚報》1996年    1月1日創刊。
    收藏周刊創刊號。

    □本報記者 邸志永 宋文雅 見習記者 郝常見 劉健

    11月12日上午9時許,在蓮池區薛東路工行宿舍南院,61歲的工行退休職工楊全永,如往常一般從報箱里取出當天的《保定晚報》,在書房里看起來。

    “最近一段時間,我最喜歡看咱們的曝光臺和回音壁,都是反映老百姓的事兒。最近連版面都從黑白版換成彩色了,真是不錯,照片顯得更有沖擊力?!笨础侗6ㄍ韴蟆?6年,楊全永對于報紙的點滴變化,非常敏感。

    試刊印象深刻

    “貼近基層、貼近讀者、貼近生活,

    都是老百姓關心的事兒”

    1995年9月13日,《保定晚報》試刊?!对嚳姘住分械囊痪湓?,至今令楊全永印象深刻——尺幅之地,天下奇聞盡收。

    “我當時專門收藏了這份試刊號,一保存就是20多年?!痹诟吒叩臅窭?,楊全永找來叉梯,專門取出這份報紙給記者看。

    彼時的試刊號,頭版頭條《房改:你能承受嗎?》,報道的是,當年房改普通市民能否承受的消息?!斑€有頭版報眼這一條《市建委六件實事,已辦到啥份上?》,我當年第一感覺就是,咦,這份報紙有點意思啊,都是咱老百姓關心的事兒!”

    正如《試刊告白》里所言,這是一份“政治上鮮明,內容上生動,形式上活潑,貼近基層、貼近讀者、貼近生活的省內一流晚報?!?/p>

    帶著這份“有點意思”的期待,在試刊6期后的1996年1月1日,楊全永迎來了《保定晚報》創刊號。至今,他還記得當年“四大晚報賀函,華君武的漫畫祝賀,還有創刊的話——《人約黃昏后》?!?/p>

    此后26年間,楊全永每天最少拿出半個小時以上用來看晚報,尤其喜歡曝光和副刊部分。

    “就在去年疫情前,我朋友買了輛新電動自行車,結果電池有問題。跟商家理論時,對方也同意換新的。結果這時候疫情一來,小區封閉了。等解封之后,商家卻以過期為由不同意換新電池了?!睏钊婪Q,當時他讓朋友聯系了晚報記者,經過采訪協調,事情得以圓滿解決。

    “我朋友說,晚報給老百姓辦事,真沒的說?!边@句話,楊全永記憶深刻。

    滿是青春記憶

    “26歲的《保定晚報》,影響了我們家兩代人,

    早已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

    上世紀80年代,楊全永在保定日報上,發表了第一篇文章《我的乒乓球拍》,講述的是他小時候喜歡玩乒乓球但買不起拍子,父親手工為他制作了一副球拍的故事。

    至今,這副球拍和報紙他仍收藏著,浸滿他對父親的懷念,更是印證著他曾經的青春年少。

    此后,在中國工商銀行保定古城支行上班的楊全永,一度在辦公室負責文字工作。隨著《保定晚報》創刊,這份“內容更加親民”的報紙,讓他愛不釋手。每年訂報他總是選擇訂晚報,20多年來從未改變。

    “我曾多次給保定晚報供稿,除了工作方面發了很多之外,還曾發了很多生活感悟的散文?!睏钊婪Q,每期刊登他文章的報紙,他都分別在報頭貼上一個小標簽當索引,注明時間和版面,方便查閱。

    20多年來,在《保定晚報》上發了多少稿子,他已經記不清了,“少說也有300多篇?!?/p>

    當年雖然稿費不多,只有5元、8元,“最多一次15元”。但每每發了稿子,楊全永都能高興好幾天,“像家里大人給孩子發錢似的?!泵慨斶@時候,他還會多買幾份報紙,在親戚們面前炫耀一下。

    1996年,《保定晚報》創刊時,楊全永的兒子才8歲。隨著兒子長大,同樣耳濡目染喜歡文字的兒子,也開始給《保定晚報》投稿。

    “有時候兒子會給我打電話,讓我多買幾份當天的晚報,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又發稿子了?!睏钊婪Q,如今不光兒子是晚報的讀者,在保定銀行工作的兒媳,也經常因為工作的原因,在《保定晚報》發稿子。

    “26歲的《保定晚報》,影響了我們家兩代人,早已成為我們家生活中的一部分?!睏钊赖难劬?,滿是對青春的記憶與懷念。

    收藏成為習慣

    “1998年分房時專門選擇一樓,

    就是為了怕將來搬家時,報紙太多麻煩”

    從1995年9月13日的試刊號,到1996年1月1日的創刊號,再到今年11月12日第8426期晚報,楊全永一期不落,份份收藏。

    收藏報紙的習慣,楊全永稱源于在報社上班的父親。彼時,很多新聞工作者和文學愛好者還有剪報的習慣。

    “小時候,我經常陪著父親一起看報紙。后來我有了兒子,變成了兒子陪我一起看報紙?!贝蛐《δ咳?,楊全永不僅喜歡上了文字,也養成了報紙收藏習慣。

    正是因為喜歡收藏報紙,1998年工行分房時,是選擇一樓還是五樓,楊全永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一樓。

    相比“孔子搬家盡是書”,楊全永搬家也曾經遭遇“報紙多”的難題?!斑@套工行宿舍,是1998年分的。那時候我有兩種選擇,五樓和一樓。誰都知道一樓比較臟,安全程度也差一點,可一想到我要是報紙收藏多了,將來搬家可是問題,就選擇了一樓?!痹跅钊揽磥?,這選擇還就真對了。

    “2010年左右想搬家,還有人勸我把這些報紙賣掉,要不然得拉一車。還說9毛錢一斤呢,把我氣得夠嗆?!睏钊婪Q,這些報紙有太多他的回憶,濃縮了很多他的青春,肯定不能賣。

    不僅不能賣,為了防止報紙受潮發霉,他專門定制了近3米高的書柜。下邊兩米左右用來放其他物品,70多厘米的頂層,專門用來收藏報紙。而今,里面已經有10摞晚報,疊在一起有7米多高。

    在楊全永看來,隨著移動互聯網流行,如今訂閱報紙的人在相對下降,但他始終覺得保定這座古城,需要有一份報紙來講述發生過的故事,來記錄人們生活的點滴,來沉淀時代的變遷。

    本版圖片 本報記者 邸志永 攝

    相關新聞